被指“耻辱外交”仍访日,尹锡悦被她怒骂

热度30票  浏览8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23年3月28日 23:12

(原标题:被指“耻辱外交”仍访日,尹锡悦被她怒骂)

来源:环球人物

作者:于冰

刚刚,韩国总统专机降落在日本机场。韩国总统尹锡悦开始了他上任后的首次访日之行。这也是韩国总统时隔4年再次访日。

韩联社称,尹锡悦此行标志着在关于强征劳工赔偿问题争端后,两国持续紧张的关系显著升温。

·韩国总统尹锡悦和夫人金建希走下专机。

对于尹锡悦的到访,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做了特殊安排。

因得知尹锡悦多年前在一家有百年历史的西餐馆用餐后,对店里的蛋包饭念念不忘,就安排两人在这家饭店里进行“二次会”,让尹锡悦重温“留下回忆的味道”,建立信赖关系。

然而,韩国国内对尹锡悦的访日行却有争议。

就在10天前,韩国政府正式宣布,拟由韩方设立公共赔偿基金,向韩国私人企业筹措资金,赔偿给被日本强征为劳工的韩国受害者,以此了结索赔案。

方案一出,立即引发争议,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党首李在明称之为“外交史上最大的耻辱和污点”,更是被舆论称为“耻辱外交”。

强征劳工受害者梁锦德更是气愤:“你(指韩国总统尹锡悦)到底是韩国人还是日本人?我活了94岁还没见过这种事。”多年前被日本人折磨的她,如今又被韩国政府再次伤害。

·2023年3月6日,韩国政府公布二战强征劳工赔偿方案后,日本强征劳工受害者梁锦德参加抗议活动。

被骗进“战犯企业”

“如果我当年没去日本就好了。”梁锦德经常这么说。

·梁锦德

她老家在罗州,父母靠卖泡菜为生。作为家中6个孩子的老小,她被视为掌上明珠,有好吃的总要给她留一份。

当时的朝鲜半岛,处在日本殖民统治下。日本殖民当局焚毁了400万册朝鲜文书籍,强迫人们取日本名、讲日语。

当时的梁锦德叫梁川金子,在大静小学读书,校长、老师都是日本人,上千师生每天早晨要对着日本天皇的照片和日本国旗鞠躬,还要背天皇的《教育敕语》。

1944年春的一天,校长告诉梁锦德,学校要选派10名优秀学生以“劳动志愿团”成员身份留学日本。

品学兼优、又是班长的梁锦德首先被选中。梁锦德从小的梦想是做教师,她不想错过留学日本的机会,就趁父亲不在家时偷走印章,办了“留学”手续。

1944年5月30日,梁锦德等人在日本宪兵“护送”下登上了火车,后来又换乘轮船前往日本名古屋。

春天的名古屋很美。刚到名古屋时,女生们被带去游览动物园、古城等地参观。可这快乐只持续了5天。

·“劳动志愿团”抵达日本后去参拜一所神社。照片拍摄于1944年6月。

第六天,载着学生们的汽车在一家工厂门前停下。学生们被带进工厂宿舍,门也被锁上了。梁锦德意识到,“留学”不过是个幌子,自己成了苦力。

这家工厂属日本三菱重工株式会社所有。该公司成立于1934年,是当时日本最大的军工企业。

韩媒称,当时有近300家这样的“战犯企业”。日本当局用欺骗的方式在朝鲜半岛征召少男少女,送进这些“战犯企业”里当牛做马。

韩国官方统计,从1910年至1945年,日本当局从朝鲜半岛强征了78万名劳工,其中许多人是学生。多年来,强征劳工受害者及遗属不断提起诉讼,向日方索赔,始终得不到满意的答复。

日本监工让梁锦德当小班长,负责报人数。每天早上,女孩们6点起床,7点吃饭,8点开始进车间干活,一干就是10个小时。

梁锦德负责用稀释剂、酒精等擦洗飞机零件上的锈迹。她每天都要闻着那些刺鼻的液体,被熏得头痛欲裂,鼻子总是酸疼酸疼的。“渐渐地,我的右眼视力越来越差,还失去了嗅觉,手也是肿的。”

让女孩们最难忍受的是饿。她们每顿吃一碗掺沙子的大麦饭、几块腌萝卜和两粒腌梅子,根本填不饱肚子,还经常腹泻。

有一次,梁锦德偷了点饭,日本监工发现后把饭倒在地上,还使劲踢她。不少女孩饿得拔院子里的杂草吃,有的草有毒性,她们的头发都掉光了。

日方将这些韩国劳工当牲畜看待,不管他们的死活。

·梁锦德(后排右二)与同学们被安排和日本警察合影。

1944年12月7日,名古屋发生8.1级大地震,梁锦德眼看许多同伴被倒塌的房屋砸死,她的左肩也被砸伤。可她没钱买药,只能到饭店讨来点黄豆酱涂在伤口上。

因名古屋的厂房被地震损毁,1945年初,梁锦德又被送到富山的工厂,继续过着与世隔绝的苦役生活。

被同胞当成慰安妇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宣布无条件投降,朝鲜半岛光复了。梁锦德却不知道这场巨变。直到有个女孩的父亲到工厂带女儿回家,梁锦德才知道日本投降了。

1945年10月22日半夜,阔别家乡17个月的梁锦德在夜色中下了火车。前来接她的母亲哭着说:“不要怕,现在是晚上,不会有人骂你。”

梁锦德当时没有听懂母亲的话,几天后,她才明白那句“有人骂你”的意思。原来,街坊邻居们传言,梁锦德去日本是做慰安妇而不是当劳工。

人们常问她“伺候过多少个日本人”,还有邻居让她父母“用女儿做慰安妇赚的钱买地”。

“去过日本”这几个字如同恶毒的诅咒,害苦了梁锦德。

·梁锦德

她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却没人为她说亲,最后是嫁到外地的二姐介绍了朋友的弟弟。男方比她大6岁,是个木匠。两人在1949年结婚。丈夫起初对她很好,两人生了两儿一女。

可梁锦德不敢告诉丈夫自己做过劳工,只说了有家人在日本生活,自己又对日本感兴趣,就自学了日语。但让她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有一天,丈夫怒冲冲地从外面回来,问她:“你说自己从小就吃苦,为什么能讲流利的日语?你在日本和多少个男人在一起过?”丈夫还用“肮脏的母狗”骂她。

原来,梁锦德“去过日本”的事被丈夫知道了,还认定她是慰安妇,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

就这样,梁锦德独自带着孩子生活了十年。突然有一天,病重的丈夫回家了,梁锦德什么也没说,接纳了他。此时的丈夫,失去了工作能力,全家就靠梁锦德在车站卖口香糖和面包赚钱糊口。

梁锦德37岁那年,丈夫因病去世。此后,她一个人生活至今。

审判背后的“交易”

梁锦德的故事,是无数个被日本强征的韩国劳工悲惨命运的缩影。二战后,朝鲜半岛分裂为两个国家。美国插手日韩关系,要求日本与韩国单独建交。

辽宁大学美国与东亚研究院院长吕超告诉《环球人物》记者,1965年朴正熙执政时,韩国与日本签署《日韩基本条约》,实现邦交正常化。日韩两国还签署《日韩请求权协定》等协议,日本给了韩国3亿美元无偿援助,2亿美元低息贷款。

这些钱被朴正熙政府用在搞开发上,许多财阀从中受益,本应获得赔偿的强征劳工们却无人问津。

为向日方讨一个说法,梁锦德与其他受害者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在日本、韩国两地的法院起诉,要求日本“战犯企业”赔偿,日本政府诚恳道歉。

·1999年3月1日,梁锦德(前排右三)与多名劳工受害者、日本律师一起前往名古屋地方法院提出申诉。

她还靠募捐出版了一本自传《我死前想听到的一句话》。她说:“虽然我不知道在自己死前能否听到那句道歉,但我要把自己的故事留下来,让世人知晓真相。”

辽宁社科院东北亚研究所研究员满岩告诉记者,日本政府和相关企业多年来一直以《日韩请求权协定》“已解决”索赔问题为由拒绝赔偿,两国为此争执了几十年。

让受害者想不到的是,相关的审判背后还存在“交易”。

据韩国媒体披露,朴正熙之女朴槿惠在担任韩国总统期间,曾两次要求韩国最高法院下属机构“法院行政处”做出与以往相同的判决,判处强征劳工受害者败诉。

文在寅执政时期,韩国最高法院于2018年裁定,日本企业“应向‘劳动志愿团’的受害者支付赔偿金”。这引发日方不满。日本政府对韩国半导体产业所需三种关键材料实行出口限制,引发了日韩经济战,双方关系降至冰点。

尹锡悦上台后,积极推动韩日首脑外交,把改善韩日关系作为其执政第二年的最大外交课题,期待获得日本政府响应。

满岩表示,尹锡悦一直认为历史遗留问题是改善韩日关系的最大绊脚石,并认为“上届政府(指文在寅政府)使事态恶化”,他希望接受日方的方案,尽快解决日本强征劳工索赔问题。

吕超说,尹锡悦和朴槿惠都属保守派,主张“亲日亲美”,寻求加强与西方盟友的关系。尹锡悦任命的外长朴振曾在东京大学留学,精通日语,还是个“美国通”,在朴槿惠时期也从事过外交工作。他就任外长后,积极奔走于美日之间。

·2022年9月2日,韩国外长朴振(左)曾到梁锦德的家中探望她。

2023年3月1日,尹锡悦在“三一独立运动104周年”致辞中表示:“如今日本从过去军国主义侵略者转变为与我们共享普世价值、在经济安保及全球议题上携手合作的伙伴。”这一活动纪念的是1919年3月1日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运动。

吕超说,在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节点上,尹锡悦没有提及日本过去的罪行,反将日本从“侵略者”的角色转为“伙伴”,在许多韩国民众听来是相当刺耳的,激起了强烈反应。几天后,尹锡悦又宣布有争议的强征劳工赔偿方案,再次引起民众愤怒。

当地时间3月5日深夜,白宫发表声明,对韩方提出的方案表示欢迎。美国总统拜登在声明中称,这份方案“将为美国两个亲密盟友开启合作与伙伴关系的突破性新篇章”,美国政府还将继续“协助”日韩两国改善关系。

满岩说,尹锡悦就任总统后,其改善韩日关系的外交政策积极呼应了拜登政府的战略需求。美国视中国为“最大战略竞争对手”,为了自身的利益,希望韩日两个盟友的关系稳固。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直言,美日韩三边关系的稳定对美实施“印太战略”非常重要。尹锡悦政府提出新的赔偿方案、主动对日让步,意味着韩方可能会加速与美日的军事合作,加紧参与美国主导的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机制等。

·2022年11月13日,柬埔寨金边,美国总统拜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韩国总统尹锡悦在东盟峰会期间举行美日韩三边首脑会谈。

尹锡悦将于4月下旬访美。白宫称,美韩领导人将借此访纪念两国正式确立军事同盟关系70周年,双方还将就深化政治、经济、安全及民间交流合作等展开讨论。

吕超表示,美国急于拉拢韩日进行合作,就是为了让自己有更大的指挥、召唤能力。但韩国强征劳工赔偿问题涉及韩日两国的历史认识,其分歧根深蒂固,并非仅靠一个赔偿方案就能解决。

顶:1 踩:2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44 (9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22 (9次打分)
【已经有9人表态】
2票
感动
1票
路过
1票
高兴
1票
难过
1票
搞笑
1票
愤怒
1票
无聊
1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